重磅发现: 低价低位 半导

重磅发现: 低价低位 半导

精功集团停业重整三家上

精功集团停业重整三家上

绍兴精功集团陷资金危局

绍兴精功集团陷资金危局

2019低价潜力股有哪些?低

2019低价潜力股有哪些?低

精功集团及董事长金良顺

精功集团及董事长金良顺

绍兴500亿巨头精功集团陷

绍兴500亿巨头精功集团陷

谢水生博士、刘静安熏陶

谢水生博士、刘静安熏陶

深圳市天实精工科技有限

深圳市天实精工科技有限

贵州精工科技有限公司怎

贵州精工科技有限公司怎

“A股最古道董事”质疑公司制假上演的什么戏?

  近期股市行情低迷,与频频爆出业绩雷息息相关。这还线)为代表的上市公司一季度业绩大幅下滑,在利空冲击下,股价飞流直下三千尺。

  上市公司田中精机300461)也似乎踏准了业绩变脸的节奏,最新年报显示,该公司去年亏损了8475万元,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最讽刺的是,该公司的董事龚伦勇竟然公开站出来叫板自家公司:

  “田中精机2018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涉嫌虚减远洋翔瑞2018年营收、净利润,并将有关业绩调节至2019年一季度,亦即虚增2019年一季报利润。”

“A股最古道董事”质疑公司制假上演的什么戏?

  见过媒体和专业人士质疑上市公司财报的,但对于董事质疑自家公司事件很罕见。田中精机和龚伦勇之间发生了什么呢?这件事还得从2016年说起。

  当年11月,田中精机以3.91亿元收购龚伦勇创办的远洋翔瑞55%的股权,几个月后,龚伦勇坐上了田中精机总经理的位置。在收购时双方约定,远洋翔瑞在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的承诺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5000万元、6500万元及8500万元。

  被收购是兴奋的,可干活的时候压力也不小。据田中精机披露的公告,远洋翔瑞除了在2016年完成业绩承诺外,2017年和2018年均未达到承诺,这中间差额有7315万元。按照双方约定的规则,龚伦勇得自己掏腰包补上这笔钱。

  田中精机对外宣布因工作调整需要,龚伦勇拟于2019年1月1日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四个月后,其一手创办的远洋翔瑞也脱离他的控制,原因是田中精机方面称龚伦勇未经过股东大会决议就三次借钱给控股子公司远洋翔瑞。

  龚伦勇一气之下在董事会上连续对田中精机的12条议案投出反对票,分别以“已是虚假记载”和“远洋2018年业绩调整到2019年第一季度”为由,表示无法保证两份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此外,他还认为田中精机违反公司章程。按照以前章程,“董事在任期届满以前,股东大会不得无故解除其职务”,而龚伦勇实际上未到任期就被解除了职务。

“A股最古道董事”质疑公司制假上演的什么戏?

  斗嘴闹剧引来股民纷纷吃瓜,到底谁对谁错?浙江证监局随即发出了一份监管问询函。

  监管部门除了要求龚伦勇就偿还计划、对议案否定是否与和远洋翔瑞未完成业绩承诺有关给与解释,还明确指出远洋翔瑞在2018年11月、12月存在突然大量发货的现象(超出其正常经营规模)。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争执的背后一定是有原因的。无论是上市公司田中精机有理还是龚伦勇说得对,最重要的是公司经营层应以发展业绩为优先,而不是互相斗嘴。在雷声滚滚的4月,小股民们期待上市公司交出一份满意的财报,如果过度陷入利益纠纷中,股东们的权益又从何保障?

  面对田中精机内斗,也许股民们会说,他们现在是在冰天雪地发牢骚,冷言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