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最古道董事”质疑公

“A股最古道董事”质疑公

低价潜力股有哪些?2019低

低价潜力股有哪些?2019低

2019投资:潜力股汇总(名

2019投资:潜力股汇总(名

重磅发现: 低价低位 半导

重磅发现: 低价低位 半导

精功集团停业重整三家上

精功集团停业重整三家上

绍兴精功集团陷资金危局

绍兴精功集团陷资金危局

2019低价潜力股有哪些?低

2019低价潜力股有哪些?低

精功集团及董事长金良顺

精功集团及董事长金良顺

绍兴500亿巨头精功集团陷

绍兴500亿巨头精功集团陷

500亿巨头精功集团停业重整 三家上市公司能否独

  在9月11日浙江发布2019年度百强企业名单一周后,2018年还排名第53位的绍兴精功集团,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

  7月17日,精功集团在上交所发布《关于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公告》称,经统计,截至7月16日,精功集团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合计21.1亿元。

  其中未能清偿金融机构债务的金额为10.5亿元。包括向长城资产借款本金及相关利息为3.97亿元,向中粮信托借款本金及相关利息2.8亿元,向华夏银行(7.470, 0.00, 0.00%)杭州分行借款本金及相关利息1亿元等9笔债务。

  在9月11日浙江发布2019年度百强企业名单一周后,2018年还排名第53位的绍兴精功集团,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

500亿巨头精功集团停业重整 三家上市公司能否独

  9月18日,会稽山(8.740, 0.05, 0.58%)绍兴酒股份有限公司(会稽山,601579.SH)和浙江精功科技(4.880, 0.00, 0.00%)股份有限公司(精功科技,002006.SZ)均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被法院裁定受理破产重整申请的公告》,2019年9月17日,精功集团、绍兴精汇投资有限公司及浙江精功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精功控股”)分别收到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2019】浙0603破申26号、【2019】浙0603破申20号、【2019】浙0603破申27号的《民事裁定书》,柯桥法院分别裁定受理精功集团、绍兴精汇、精功控股的破产重整申请。

  精功集团,是会稽山和精功科技的控股股东。因为巨额债务压顶,绍兴这家500亿巨头民企,一年时间走到了破产重整的地步,早先精功集团原控股的上市公司精工钢构(2.760, -0.01, -0.36%)(600496)实控人易主,会稽山和精功科技也面临实控人变更的可能性。

  浙江工商大学浙商研究院副院长、浙江省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表示,“市场的归市场,政府不一定像救助盾安那样给予具体的资金帮助,但也可以做一些份内的帮扶工作,主要是给债权人信心。”

  根据会稽山的公告,精功集团共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6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97 %。精功集团所持有的会稽山股份已经全部被司法冻结及多轮冻结。会稽山9月11日的公告提到,精功集团被冻结的全部上市公司股份,起始日为2019年9月4日,冻结期限为36个月,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计算。

  轮候冻结的原因,为精功集团在华夏银行杭州分行有银行融资产生欠息。之前因为给绍兴众富控股有限公司在中国长城(13.230, 0.59, 4.67%)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融资做担保,而融资产生了欠息,所以所持会稽山股份被冻结。

  精功集团持有精功科技份141,809,8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16%,已经全部被司法冻结及多轮冻结。精功科技公告称,精功集团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及多轮冻结所涉及事项均与公司无关联,精功集团公司债券及相关短期融资券未按期兑付及债务纠纷等事项均与公司无关联,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不会产生直接的重大不利影响。

  在会稽山和精功科技的公告中均提到,“精功集团被法院裁定受理破产重整申请进入重整程序,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公司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9月4日晚间,精功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精工钢构(600496.SH)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控股股东精工控股的通知,精工控股的股东之一中建信控股集团和另一股东上海万融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中建信受让上海万融持有精工控股10%股权。受让后中建信持有精工控股的股权为54.10%,成为精工控股的控股股东。

  精工控股的原实控人,是精功集团及董事长金良顺。北京奥运会鸟巢的钢体结构就是由精工钢构设计完成,主导人是比金良顺小13岁的方朝阳。

  尽管三家公司一再强调自身经营具有独立性,但广大投资者难免会信心不足。从7月15日精功集团被曝出债务违约到7月23日股市收盘,旗下三家上市公司股价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精工钢构股价从3.04元/股跌至2.74元/股,跌幅达9.87%;精功科技股价从5.20元/股跌至4.91元/股,跌幅达5.58%;会稽山股价从8.76元/股跌至8.65元/股。此外,精功集团遭遇债务危机,旗下上市公司业绩也不理想。

  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精功科技预计亏损0.45亿元-0.55亿元。会稽山2019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迎来双连降,二者分别同比下降了13.60%和23.13%。只有精工钢构业绩所受牵连影响较小。

  7月17日,精功集团在上交所发布《关于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公告》称,经统计,截至7月16日,精功集团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合计21.1亿元。

  其中,未能清偿金融机构债务的金额为10.5亿元。其中包括向长城资产借款本金及相关利息为3.97亿元,向中粮信托借款本金及相关利息2.8亿元,向华夏银行杭州分行借款本金及相关利息1亿元等9笔债务。在上述9笔债务中,还有一家租赁公司――民生金融租赁,借款本金及利息逾期1449万元。

  精功集团于2017年11月28日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了金额为10亿元的精功集团2017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期限3年,票面利率7.2%,由杭州银行(8.310, -0.02, -0.24%)担任主承销商。目前面对这种情况,杭州银行将作为召集人,定于2019年7月31日召开精功集团2017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2019年度第一次持有人会议。

  2018年7月,大公国际于评定精功集团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稳定。不过在2019年4月22日,大公国际将精功集团列入信用观察名单,同时称,精功集团一年以内到期债务压力很大,且精功集团所持上市子公司长江精功结构、精功科技及会稽山股权质押比例达到或接近100%,面临较大的再融资压力。

  7月15日,大公国际将精功集团主体信用等级调至AA-,同时认为精功集团2019年1月以来流动性紧张,短期内需偿付的10亿元“18精功SCP003”和3亿元“18精功SCP004”无明确偿还来源。在7月16日,大公国际将精功集团信用等级大幅向下调整为C。

  在2018年8月29日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名单》中,精功集团排名229位。2018年精工集团第三季报显示,营业总收入为182亿元,同比增长4%;营业利润5.4亿元,同比下降24.05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9亿元,同比下降26.05%。

500亿巨头精功集团停业重整 三家上市公司能否独

  据中国银行(3.610, 0.00, 0.00%)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日前公布的交易商协会自律处分信息(2019年第9、10次自律处分会议审议决定)显示,精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功集团”)作为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人,未能按照相关自律规则及时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及2019年第一季度财务信息,直至7月29日、8月19日才分别补充披露。

  精功集团始创于1968年,形成了钢结构建筑、装备制造、绍兴黄酒、新材料、通用航空五大主导产业和大数据等培育发展产业。连续多年入选“中国企业500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企业集团竞争力500强”、“中国诚信民营企业100强”。

  2018年以来,资产规模500亿级的精功集团连续爆出违约事件而深陷资金链危局,出现严重流动性危机。

  2019年7月15日,精功集团公告,公司发生实质性债务违约。事实上,自今年7月15日以来,精功集团已经发生两次债务违约,两次合计涉及金额16.07亿元。

  7月17日,上海清算所官网的一份公告显示,精功集团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债务合计约21.1亿元,包括各大金融机构的债务10.5亿元、还有10.5亿元的债券。同时,精功集团信用评级,一天之内从AA-被调为C级。

  7月19日,精功集团和董事长金良顺因未在2019年4月30日前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将5.57亿元债券募集资金挪用给他人使用收到浙江证监局罚单。

  精功集团本身,2018财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归母净利润巨亏近24亿元,同比降300%。总资产为517亿元,负债规模377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70%。受累实控人,会稽山、精功科技和精工钢构股价也一路下跌。

  最明显的对比是,2018年度浙江百强企业综合排名中,精功集团曾排第53名,2019年的排名中已经不见踪影。

  同样情况的还有一家是,2018年排名第23位、现在已经破产重整的宁波银亿集团。

500亿巨头精功集团停业重整 三家上市公司能否独

  杨轶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精功集团和最早出现流动性危机的盾安集团,在地位、规模、负债率上都大致相当,但盾安是最早暴雷的,当时政府出手相救。而现在的大环境下,暴雷的比较多,政府都出手相救显得力不从心。

  杨轶清认为,精功集团出事,内外因都有,在形势好的时候,企业依然产业多元化,主业核心竞争力也不是很突出,但问题被掩盖了。“要是当时及时去杠杆,也不至于出现现在的情况。”杨轶清说。